首  页
商安律师
业务范围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文书下载
在线答疑
商安招聘
联系我们
 
新 闻 中 心
我所熊智主任当选九三学社(中央 
商安与石家庄国税局签订常年法律 
建外街道司法所永安里社区向我所 
我所熊智主任受聘为中外新闻社常 
热烈祝贺我所熊智主任当选北京市 
认养绿地 共享绿荫—北京市商安 
热烈祝贺我所熊智主任当选九三学 
商 安 律 师


中国保监会格式条款类合同中告知义务与明确说明的法律责任分配

案情简介:
    2001年11月2日,倪安华与中国保险公司万州分公司签订了一份由中国保监会监制的《机动车辆保险合同》。其中《机动车保险合同》印制有免责条款:“车辆造成私有、个人承包车辆的被保险人或允许的驾驶员及其家庭成员,以及所有或代管的财产人身伤亡和财产损毁,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也不负责赔偿。”
    2001年11月4日,倪安华驾驶自有的投保车辆停在斜坡上卸货,因车未停稳后滑将车后倪安华之父倪长贵轧死。车翻至坎下,造成车辆受损。同年11月12日,交警部门认定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根据以上免赔条款拒绝赔付。倪安华及其母亲决定诉诸法律,准备启动法律程序来对保险公司进行索赔。但接连找了6位律师所均认为该案件情形符合该《机动车保险合同》规定的免责条款,保险公司拒绝赔付有理由而不愿意受理该案件。
    由于是自己不慎轧死了父亲,且相对于母亲来讲是儿子轧死了丈夫,倪安华及其母亲为此悲痛不已,母子俩那种内心生痛的折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几经展转,倪安华及其母亲最终经他人介绍找到了本律师。

律师意见:
    我仔细翻阅了该案材料,并核实了相关证据事实,认为前面律师所言非常有道理,但初步认定这个案件值得一诉,并可以从保险合同中该免责条款无效的角度切入。这类案件当时在全国尚属首例,诉讼起来有很大难度。听了这些,倪安华及其母亲双双跪在我的办公室,哭诉着请求我给予法律帮助。我立即掺扶起他们,并坚定答应为其启动诉讼直到诉讼结束。
    一周后,我们以该保险合同约定的免责条款为格式条款,其格式性免责条款应当予以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不发生法律效力为由提起切入诉讼。并详细论述了该合同中提示、告知与明确说明义务的法律区别。

判决结果:
    本案经历了一审、二审和再审三个程序,虽然案件历时1年多时间,但律师的观点在每一审均得到法官高度采信。

一审认为:倪安华与中保万州营业部订立的保险合同中保险人免责条款,系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条款中规定,保险车辆造成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制定该条款的目的,是肇事者本身不能获得赔款,即保险付给受害人的赔款,最终不能落到被保险人手中,倪安华投保时,中保万州分司仅仅是提醒被上诉人阅读有关条款,对合部分条款作了宣读和提示,而没有对保险人免责条款作明确说明,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中保万州分司不能免责。
    宣判后,中保万州分司不服,向中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认定上诉人在签订合同时未对被上诉人尽明确说明之义务是错误的。双方在签合同时,上祈人已将合同条款的内容向被上诉人作了详细的讲解和提示。被上诉人在保单下方“对责任免除和被保险人义务条款明确无误”的一栏中签名,并注明日期和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且被上诉人在阅读“告知书”后再次签上他的姓名和日期,上诉人已尽到了告和明确说明的义务,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上诉人的营销员陈红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明以及调查的笔录上诉人并未否认。事实上上诉人未尽到“明确说明”义务,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二审认为:倪安华与中保万州分司于2001年11月2日签订的“机动车辆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效。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保险人是否向投保人尽到了“明确说明”之义务,根据当时经办该业务的营销员陈红的证词,对免责条款,陈红只是向倪安华宣读了一遍,提示倪安华有不懂的再对其解释,而未对该免责条款之内容、术语、条款、目的以及适用作出明确说明。保险法强调对免责条款的必须明确说明,就意味着免责条款所用术语是具有特定的内涵和外延,如果不加以说明,投保人往往因各方面的局限而不能准确全面地理解含义。保险员陈红在办理与倪安华的“机动车辆保险合同”时,对“免责条款”未尽到明确说明之义务。中保万州营业部系中保万州分司的下属机构,该部对外签订的保险合同,由此产生的权利义务应由中保万州公司承担。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一款(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审结束后,原告依法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中保万州分司仍然不服,又一次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认为:中保万州分司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的再审条件,予以驳回。

该案件结束,有关部门针对该免责条款作了必要的工作调整,完善了相应条款和工作程序。

案件链接:
    2005年6月,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再次出现了类似拒赔案例。
案件概况:
    2005年2月11日,投保人***和丈夫**驾车一起外出,当由丈夫驾驶车辆途径河北省定州京石高速165公里加550米处时,不慎撞护栏后翻入沟中,造成驾车人和乘车人同时死亡,该车严重损坏并造成路产损失。2005年5月27日,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下达《拒赔通知书》称:“司机**驾车在高速公路发生事故时,其驾驶证领取未满一年。依据《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五条“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损失或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第十一款“驾驶员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第7项“持学习驾驶证及实习期在高速公路上驾车”之规定,此案拒赔。”

作为此案的代理律师,我们提出了以下代理意见: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北京市天水泽龙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并接受本案原告人的委托依法出席今天的审判活动。在开庭前,我们细致了解并分析了本案件基本事实,查阅了大量的法律依据,收集整理了必要的证据材料,今天,又认真参加了法庭审理活动。我们认为,本案的基本事实已经十分清楚,争议标的十分明确。现基于本案件已经查明的法律事实,结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并围绕本案原、被告双方存在的争论,综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在合议时参考。并热切希望得到被告方法律人格的认同。
    一、本案件讼争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是典型的格式条款类合同,应当严格适用我国《合同法》及《保险法》关于格式条款争议解决的规定
    通常情况下,因一个合同产生的诉讼争议,我们首先需要判定的是讼争合同的法律效力。即必须作出该合同有效、无效、效力待定的法律确认,本案件也不例外。为此,我们认为,我们有必要首先从本案件讼争合同及条款的法律效力方面进行论述。
    无可否认,本案讼争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是一种合法的合同形式。但是,这样的合同条款却具有典型的预先设置、便于重复使用、制订前没有跟缔约对方协商的基本特性。显然,这样的合同又不同于一般的合同,我们需要在实践中予以严格的区别。
    2005年5月27日,被告二发出编号为20050402号《拒赔通知书》,直接引用的便是《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五条“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损失或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第十一款“驾驶员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第7项“持学习驾驶证及实习期在高速公路上驾车”之格式性规定。”故而引起诉辩双方理解和解释上的巨大分歧。
    为此,原告认为,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二所依赖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的格式性条款是无效条款,没有法律拘束力。理由是:
    1、 被告对格式性免责条款没有进行“合理”而充分有效的免责提示
    我们从被告制订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发现,这些免去被告责任的合同条款,无一例外地被覆盖在《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极度繁杂的其他格式条款深处,这些散见的免责条款,犹如一滴水落进了浩瀚的江河,很难引起缔约人充分的注意,即使是我们今天为了审判活动地需要,仔细去寻找也有一定的困难。所以,这些穿插在几百条格式性规定中的免责条款不足以引起善良缔约人的充分注意,存在一定的合同陷阱或者说理解障碍。免责条款这样被设置在被告预先制订的复杂合同条款里,是不符合我国《合同法》第39条规定的“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显然,被告没有履行这一法定的义务,在这样的情形下,善良缔约人始终处在一个极为被动和不利的地位,失去了缔约的公平地位。
    2、被告拒赔引据免责条款,无法满足通常理解的要求,更是在缔约双方中存在着绝对对立的两种解释
    起诉前,我们认真查阅了2004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并没有发现被告二《拒赔通知书》中记载的拒赔条款。为此,我们再次向前对照了过去的2003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最后发现,这个拒赔理由以格式条款形式存在于此。为此,我们认为,被告引用2003年版的免责条款,是不贴切地引用免责条款的行为。
    第一、本案件《保险单》签发于2004年2月25日,被告应当选用新版的《机动车保险条款》与保险人签订合同;
    第二、本案件事故发生在2005年2月11日,我们应当适用最新的《机动车保险条款》。
    因此,2004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才是适格的依据,被告的拒赔理由不能成立。
    我们知道,2003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是在已经废止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发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等法规以及当时还存在核发实习驾驶证的基础上制定的,是过失性文本,已经不能满足社会飞速发展的需要,是典型的法律滞后现象。事实上,为了配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效实施,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监制的,且由被告人推行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4年版)”已经明确废除了“持学习驾驶证及实习期在高速公路上驾车”之免赔条款。
    由此可鉴,“实习期在高速公路上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免赔的规定,在今天已经没有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实施条例》并没有这项禁止性规定,也就是说实习期的驾驶员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并不被法律禁止。
    所以,就本案发生的时间来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2004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等最新的法律、法规、规定及规范性文件调整,是极为恰当的法律适用,即符合公序良俗又符合法律伦理。用这样的方式去理解免责条款,完全符合我国现行法律规定。
    第三、本案件中,“实习期间驾驶员”之概念存在法律界定上的争议。新《交通安全法》所指的“实习期间”驾驶员是指领取驾驶证不满12个月的驾驶员。而新《交通安全法》是在涉案合同签订以后才得以实施,我们不能用新法去解释既定法律事实,否则违背了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在新《交通安全法》实施之前,所谓的“实习驾驶员”是指领取“实习驾驶证”后,尚需要实习一年的驾驶员。本案驾车人持有的驾驶证不属于这个范畴,不符合拒绝赔付理由的条件。
    我国《合同法》第41条规定:“对于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本案件情形,完全符合这个法律特征。
    3、 被告引用的免责条款,没有依法进行明确说明,是当然的效条款。
    按照法律规定,保险人对自己制订的免责条款,诚实信用地向被保险人进行明确说明是至关重要的法定程序,是保障被保险人真实、完整地理解不利于自己或限制自己的合同条款的必要行为,也是被保险人基于对格式条款充分理解后作出正确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保证。否则,缔约双方无法建立平等、自愿、公平、意思表示真实的交易原则,无法体现和保护交易安全。
    就本次讼争的个案而言,我们无法找到被告在缔约时按照法律规定,特别就免责条款对被保险人进行了明确说明的证据。
    而明确说明与告知、一般提示是有严格的法律区别的。法律上的明确说明必须体现明确和说明的真正意义。这个明确说明必须是根据保险合同中有关免责条款内容的字、词、句的理解、语法意义以及该免责条款的真实含义、目的及法律后果等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和细致阐释。本案中,被告人没有履行这个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所以,即便是被告二可以引用2003年版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来行使拒赔,由于二被告作为保险人没有履行法定义务,而导致该条款没有法律效力。
    我国《保险法》第18条明确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保险法》是特别法,这个规定应当优先适用。
    在本案件审理过程中,为了方便案件的及时处理,我们特别向法庭提供了一份有关“因保险合同免责条款没有依法进行明确说明而宣布无效的生效法律文书”予以佐证。虽然我国不是一个绝对的判例国家,但具有普遍性和法理共性的判例是可以指导同类型案件的审判的。
    或许,被告也能够找到一些相反的依据来维护自己拒赔的论点,其实,我们今天在法庭上所做的工作,不仅仅局限于一个个别案件的处理结果,个案的赔与不赔最多影响的是一个有限的、狭隘的输赢结果。然而,作为中国领域内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的被告,时时置身于商海起伏跌宕的搏击中。风险和丰厚的利润都在“诚信”二字上,如果类似本案这样的问题始终不解决,类似的纷争会依然会出现。据我所知,该家保险公司在争议尚未完结之日,就已经正本清原,在每一份新的保险合同签订的同时,就同时做了一份关于免责条款明确说明的笔录,附于合同卷中。有效而及时地避免了更多的保险人与被保险人的如此之矛盾。作为一个法律执业人,我认为最大的价值是,我们力求通过一个案件的争执,排除一系列的法律隐患,剔除我们在践行合同的瑕疵。老实说,我本人也是被告多年的客户,我真心希望我所投保的保险公司是诚信而生机勃勃的。
    这次诉讼严格讲不存在有赢与输的问题,这是一个法律适用的争论。无论怎样,我希望被告是最大的受益者。
    我的代理意见发表完毕。谢谢!

                                                  代理人: 熊智律师
                                                   二00五年九月二日

北京市商安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16号东方瑞景3号楼2102号
邮编:100022
电话及传真:(86-10)65696255 (86-10)65696656
电子信箱:
beijingshan_an@vip.sina.com

 

Copyright 2009 Remarkcom
详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华南路17号柏联大厦五层
网站:www.shang-anlawyer.cn
电子邮件: beijingshang_an@sina.com
律师事务所执业证号:21101199710129546
总机:01065696656  传真:01065696256

   
备案号:京ICP备09019377号
技术支持:网络365(www.nets365.cn)